<object id="qsey8"></object>
<acronym id="qsey8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qsey8"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qsey8"><center id="qsey8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qsey8"><small id="qsey8"></small></rt>
当前位置: 首页 > 长寿养生福地 > 长寿美食
焦屑飘香
来源:政府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17-06-15 10:58 字体:[ ]

每年农历的4月底5月初,是乡下的“大忙”。此时的如皋昼长夜短,天气闷热,为了补充高强度劳动消耗的体能,大家会准备一种速食食品——焦屑。

做焦屑要先炒制。炒焦屑的原料是元麦。因为元麦成熟早,而且刚登场的元麦粒粒饱满,犹如金灿灿的圆球,散发着泥土的芳香。小时候,每逢雨天,母亲就会早早起床。她拿出笸篮、筛子等用具,将早已晒干扬净的元麦用瓢儿从袋中盛出,然后倒进筛子,进行最后的筛拣。母亲细心地筛着麦粒,挑出哪怕一丁点的石子或杂质,为的是食材更纯洁,炒出的焦屑吃到嘴里不碜牙。

原料准备完毕,母亲会找来邻家大妈做搭档。虽然我和姐姐都在家,她却认为我们小屁孩做事不牢靠。我们无奈,也只好围着土灶转圈等候。这时母亲取来早已准备好的,足有七八十公分长,用十来根芦柴捆扎而成的“芦把”交给邻家大妈,然后母亲开始点火加热了。只见母亲先用麦秸秆猛火加热,待到锅温爆烫,大妈迅速将适量元麦用畚箕盛起倒进锅里。这时大妈立即用双手握紧“芦把”,快速顺时针转搅锅中的麦粒。母亲适时调整火势,改用稻草慢慢加温,这时的火候是炒焦屑的关键!

母亲是个慢性子的人,她对火候的掌握自有分寸。火大了,麦粒外表焦黑有糊味;而火小了,麦粒又炒不熟会夹有生面味。随着连续搅动,锅内的麦粒开始不安分了,瞬间传出“噼里啪啦”的爆花声,还不时有那开花的麦粒跳到灶面上来,爆花声由弱转强,再由强变弱,伴随而来的是满屋子的麦香味。当锅里没有爆花声时,第一锅炒熟的麦花就可以出锅了。这时再看那炒熟的麦粒已从原先的金黄色转为棕黄色,颗颗麦粒从腰间炸开,露出了白色的面花,好似胖娃娃露出的笑脸。出锅的麦花,很快被倒进门外的篮中冷却。

此刻,我和姐姐们再也熬不住了,争先恐后捧起滚烫的麦花塞进嘴里,咀嚼着烫嘴的麦花,满口飘着浓浓的麦香,在那物质匮乏的年代,这也许就是我们最可口的美味。待到一袋麦子炒完,母亲就将还有余热的麦花装进袋子,然后到附近的粮食加工场进行粉碎。随着粉碎机的高速旋转,加工场内外再次飘出浓烈的麦香味,香味随着空气的流动,沁入众人的味蕾,闻到者无不吞咽口水。加工完的焦屑,母亲还得用密度更细的筛子进行过筛,筛出那少许的麦皮,留下更细更纯的焦屑。此时,焦屑才算完工了。

吃焦屑也是要有技巧的。焦屑调和烂了,容易黏牙,调和干了,会让你吃得呛出热泪。所以,我们常常先盛小半碗粥,然后用汤匙盛几匙焦屑加进碗中用筷子进行调和,待到调成糊状,再加适量焦屑继续调和,调到能用筷子在碗沿摁压成块状时,才算调好。此时的焦屑软糯爽口不黏牙,满口回味畅。如有条件的会在粥里添加红糖,一般人家只能就着咸菜或黄豆酱了。

焦屑耐饥,特别是农忙之时,早上能吃上一大碗,干活到中午也不易饿的。另外,焦屑食用方便,如大忙,中午无时间煮饭,调上一碗焦屑也能抵过一顿午饭,所以说焦屑是过去农村大忙时节的绝佳食品。

如今,随着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,农民们收种用上了机械化,劳动强度没有那么大了,饭桌上的菜肴丰富多样,人们再也不用焦屑止饿充饥了。但每年夏收之时,在农村还不时能闻到随风飘来的阵阵焦屑香,人们不仅仅喜欢它是真正的绿色食品,回味的是原始的麦香味,而更重要的是现代人对逝去岁月的一种念想!

 

国产制服诱惑在线看